招贤纳士    
 
   
 

scr电话录音系统                                     “提供”是赠与还是借给
 

时间:2009-10-26 来源:山西新闻网 山西法制报 进入论坛 手机读报 我要评论 
山西天星集团青岛高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与天津市汉沽振兴机械厂退休职工唐某的合作破裂后,唐某以《合作协议书》中约定合作方为自己提供购房款为由,将合作伙伴告上了法庭。我们汉字的内涵毕竟太丰富了,当初一个不能算是严密的约定,引发了法庭内外的无限争议。究竟孰是孰非?一个“提供”词汇给出人们无尽的遐思。



自称有七项专利发明持有者成为天星高材的技术总监



位于灵石县的山西天星集团有限公司产业涉及煤炭、化工、房地产、管材、设备制造等多种行业,是晋中市规模较大、实力较强的民营企业。2004年8月,山西天星集团在青岛投巨资创办了天星高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成为集团走出娘子关,蛙跳到改革开放的前沿城市的外向型企业。为了能制造出具有国际先进水平、富有国际竞争力的产品,青岛天星高材广揽英才时,一个有七项专利发明设计,其中就有五项涉及塑料机械制造领域的技术人才毛遂自荐。这个人曾经是专门从事塑料机械制造的天津市汉沽振兴机械厂的退休职工,既有塑机生产的技术又有工厂管理经验的唐某很快就进入青岛天星的视线。



你有心我有意,很快唐某作为技术权威就与青岛高材的合作进入蜜月期。当唐某被青岛高材渐渐看好时,唐某提出为了全身心投入到企业,要在青岛安家,但自己目前又没有能力购买房屋,希望企业给予支持。求贤若渴的企业为了能够笼住人才,就先以借款形式借给唐某357896元用于自购住房,唐某以自己在企业今后的收益中抵顶。2005年1月5日,唐某以技术总监的身份与青岛高材签订了《合作协议书》,协议书中很自然地就将青岛高材先垫资帮助唐某买房的内容写了进来:“甲方为乙方提供购房款总额 50万元,其中已付357896元”。



这么一大笔钱付给唐某用于个人购房,而这时唐某还没有与青岛高材签订《合作协议书》,所以从唐某2004年12月1日借支企业的第一笔款1万元时,在借据上借款事由一栏中记明了是“购房定金”,在借款人处唐某签了字。2004年12月6日企业为唐某支付34789元购房款时使用了支票转账的方式,当时的财务处理时将这笔款项转入了其他应收款——唐某科目,注明是转预付唐某购房款。唐某从借款时打借条,到使用支票给自己交购房款,企业财务把这些款项都记在他的名下,而且这些为他预付的购房款要用自己在企业中的收益来抵顶是了然于心的。因为唐某看到一个生气勃勃的新企业是会给他带来大笔奖金和巨大收益的,所以他在签协议时并没有要求在“提供”一词前面进行修饰限制,明确为无偿提供的赠与,还是有偿提供的借给。此时唐某很明白,自己寸功未立,企业就对他如此信任和慷慨,而且借款刚刚过了30天,大家都心知肚明。



合作失败收益无望,购房款成无米之炊



唐某与青岛高材签订了《合作协议书》后,自2005年3月22日到2006年11月20日又先后在企业财务处借款10次,借走了119000元用于偿还房屋贷款,而且每一次都和过去一样写了借据。



唐某作为年薪10万的技术总监,在接下来与青岛高材的合作中却让人大跌眼镜。由唐某负责设计生产、出口印度的两条硅芯管生产线设备,发往印度后由于设计及加工质量问题,两条生产线全部报废,遭到印度客户的谴责和索赔,唐某因此质量事故被公司罚款3000元。作为设计人和技术总监,本应以此质量事故为鉴,总结经验,保证产品质量,但是在出口俄罗斯的250管材生产线设备时,又因为机头漏料等严重质量问题遭到俄罗斯客户的多次谴责和索赔。



青岛高材两次业务失败对于唐某来说仅仅是两次败笔,但对于要承载由此带来的损失和影响的公司来说可谓是灭顶之灾,天星公司不仅仅失去两个客户,丢掉两个国家的市场,而且让这个刚刚跨出国门的企业形象也大受影响。



唐某技术权威的秘密逐建现出原形,居然7项专利没有一项是自己的。天星高材遭此重创后风雨飘摇,总经理在巨大的压力面前开始做着引咎辞职前的准备工作。这位总经理看到项目的失败将直接导致唐某的奖励和收益无望,结果必然是唐某无法归还借款。为了撇清自己的责任,他于2006年12月20日和2007年1月13日两次要与唐某签订补充协议,进一步明确企业给唐某提供的50万元购房款为借款,在印度和俄罗斯两个项目中获得的分成,要优先偿还其向企业的借款。



唐某面对自己在公司的窘境,选择的不是在补充协议上签字,而是选择了在两周后离开天星高材公司。时隔一周后,总经理也给公司董事会递上了辞呈。



困境中使出杀手锏,情急间抓住救命稻草



“塑机泰斗、技术权威”离开了天星高材后,每个月6000元无忧无虑的生活没有了,每个月用于还房贷的钱没有了来路,唐某这时敲开了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的大门,希望以劳动争议的方式帮助自己度过难关,但这个门很快就向唐某关闭了。唐某前思后想,拿出那份曾经给他带来荣耀和财富的《合作协议书》反复推敲,抱着试一试的念头走进了法庭。



唐某在诉状中说,天星高材公司与他签订的《合作协议书》中承诺的为他“提供”的50万元购房款,天星高材只给了439972元,剩余60027.93元至今未给,请求人民法院判令公司支付并承担诉讼费用。



唐某要求公司继续给他钱的理由是,所谓“提供”就是无偿赠与,你既然协议中承诺提供50万元没有给够,就应该继续给付。



  “提供”究竟是借给还是赠与?法院两次审理结果截然相反



2007年青岛市黄岛区法院审理时认为,本案为合作合同纠纷。双方签订合同中的“提供”应为“借给”之意,而不是“赠送”之意。这应当从上下文的语境中来分析才能正确得出结论。从《合作协议书》的第三条看,此条为公司的“承诺”,共四项分别为年薪、购房款、办公条件、实现个人收益。这四项中共有两个“提供”,“提供”办公条件自为非“赠与”,提供50万元购房款,也应理解为不是“赠与”,是“借给”、“供给”之意。在补充协议上,唐某获得奖金后应优先偿还借支公司的款项,在合作协议上规定合作期限为三年而没有明确的岗位目标责任制,公司就将50万元购房款“赠与”唐某,显然不公平,况且还没有干满三年。



一审判决后,唐某上诉,2008年4月案件被发还重审。



2009年4月重审判决认为,合作协议书中的“提供”应理解为“赠与”。“从一般常理分析‘提供’一词本身并无借贷或赠与之意,联系上下文来具体分析其含义,双方协议中只约定了提供购房款50万元,却未约定合同解除或期限届满后此款的偿还方式、偿还期限等事宜,若此款为借款,明显不合常理;此款若为借款,被告既未要求原告出具借条,也未约定借款利息,也与常理不符”。法院在原任总经理吴某没有出庭质证的情况下,据吴某的一段电话录音,改判为天星公司支付给唐某的购房款为赠与。



当地资深律师、山东新和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巧兰认为,借据是借款关系的原始凭证,天星出具的唐某借据能够证明购房款是借款;原任厂长吴某的电话录音在未经其出庭作证、且录音资料与原始借据的直接证据相矛盾的情况下,法院采信了吴某电话录音做出的判决是缺乏定案依据的。



无论这起案件的最终结果如何,其给予人们的警示作用是不容忽视的。首席记者屈怀明




(编辑:白云飞)

scr电话录音系统--专业电话录音系统  www.cngct.com 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