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贤纳士    
 
   
 

scr电话录音系统                                      《狱中日记》揭露美国监狱黑幕戳穿美国司法谎言 “吴振洲间谍案”再次引发国人关注(独家) 
   来源:网络     【返回】 


《狱中日记》

中国娱乐网讯 1月10日,,由中国水利水电出版社出版、由已被美国监狱关押了400天之久、而且目前还在押的深圳驰创电子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吴振洲在美国狱中写的《狱中日记》在正火热的北京图书订货会上举行新书首发式,在北京中国国际展览中心内,现场工作人员穿着囚服宣传《狱中日记》这本书。“吴振洲间谍案”再次引起人们的关注。当天首发式上,吴振洲通过视频说:“如果说18年前我在哈佛的学习是朝圣之旅,我以此见证了美利坚帝国光明与荣耀的一面,那么,我今日联邦监狱的生活则是地狱之旅,我以此见证了美利坚帝国黑暗与丑陋的一面。”据悉,吴振洲是中国最大的元器件独立分销商驰创电子的创始人、董事长,2008年12月5日,吴振洲应邀出席美国耶鲁CEO峰会,在抵达芝加哥机场准备转机波士顿时,被一排荷枪实弹的联邦调查局FBI特工及移民局官员拦阻并拘捕,关进美国监狱,从此这位具有数学、历史、社会学专业背景的半导体分销商失去人身自由,与此同时,吴的前妻、驰创美国公司财务顾问魏玉凤和驰创美国分公司李波也被捕。美国检方以不实税收申报、欺诈政府、违反出口管制罪名对3人提出控告。目前美国检方以需要分析大量文件、追加新的指控罪名为由拖延,但一直没对其进行审判。起诉他的是美国当地政府,最初是“不实纳税申报”,后来又改为违反“对华武器禁运”等多项指控。违反了美国出口管制法规。在《狱中日记》里,吴振洲无奈地表示:“芝加哥,莫非是我老吴绕不过去的一道门槛?”

在《狱中日记》开篇日记中吴振洲如此回忆当时发生在芝加哥机场的场景,“我下了飞机,正常过关,取了行李,准备联程转机的时候被拦住。一切都和电影中一样,随着在芝加哥机场的一声‘你被捕了’,手铐、脚镣、警车相伴,随后是律师、检察官、法官的过场,最终是我身着橘红色囚服坐在一间6平方米左右的牢房中,以用惯电脑的手在笨拙地书写着,试图从长睡中苏醒,希望这一切都是梦境!”后来吴振洲在与律师见面后才知道,身在波士顿的前妻、美国驰创公司财务顾问魏玉凤和美国驰创公司经理李波也在同一天被捕。美国联邦调查局FBI人员从美国驰创公司办公室搜走12箱公司文件及全部待发货产品,并拷贝了公司所有的办公电脑及服务器的硬盘资料。深圳驰创公司代表律师石怀方说:“显然FBI等美国司法部门为逮捕吴振洲做了精心准备,搜集了很多所谓证据,有的证据早至1998年,专等吴振洲到美国实施逮捕,然后同时逮捕另外两个人。”与吴振洲一样,李波也被关押在另一座看守所至今。尽管律师努力为他们争取保释,但法官以“被告人有逃跑可能”而遭拒绝。只有魏玉凤因家中有未成年女儿需要照顾,获准保释,但需佩戴电子镣铐,监督行为,限制居住。

在当天新书首发式上,吴振洲通过视频说:“孤身一人在异国他乡的监狱,被当地政府作为国家公敌来对待,和祖国亲人的母语沟通,对我就像电池充电一般,每次上午打完电话后,整天的牢狱生活都充满精神。监狱是仓库,犯人是产品,FBI是采购员,检察官是销售,法官则是客户,至于律师嘛,呵呵!我还是不说的好!因为检方任意裁剪电话录音,犯人们都以此为常识,绝对不在电话中讲‘我认罪’三个字以防检方拿住把柄。亚瑟的检方有我6000个小时,14000段电话录音,我真受够了检方摆布的苦了!”

在当日新书发布会上,驰创电子中方代表律师石怀方在发布会介绍案件的最新进展时向记者表示,除了被取消的不实税收申报指控,现在对他们的指控主要涉及共谋、非法向中国出口军事物资、非法向中国出口特定的高科技商品等。2009年12月17日,检方第三次修正起诉书,这使案件进入审判的日期延期到2010年1月26日。而且,据最新传来的消息,审判日期再次被延期到2010年4月5日。因检方一再拖延,吴振洲已在监狱中度过了400个日夜,驰创在发给记者的对外声明中称,特别是2009年10月1日发出的起诉书,选择在中国国庆60周年的日子发出,是将一个简单的商业案件上升为政治案件,美国将此案引向了“危害国家安全”的层面。这就是所谓的“吴振洲间谍案”,在没有公布确凿证据、没有确定罪名的情况下,除了魏玉风因有孩子需要照顾被取保候审外,吴振洲和刘波都已被羁押了400天,据美国波士顿联邦调查局网站报道,如果吴振洲、魏玉凤及李波被判有罪,将面临20年的牢狱之灾,之后还将判处3年的“监控释放”,并处100万美元的罚款。如果非法出口防卫物品罪名成立,“深圳驰创”及“美国驰创”将面临巨额罚金。

看不到审判日的吴振洲选择了笔和纸,他从被羁押的第二天开始了漫长的狱中记录。将亲身经历和感受写下的近20万字的狱中日记,用铅笔写的手稿经由律师辗转从美国传到国内,据石怀方介绍,由于在狱中使用电脑的时间严格受限,且不能联网,狱中的日记全部是吴振洲用每周申请采购的铅笔或圆珠笔在信纸上手写的。驰创员工自发建立了求助网站,并将通过律师寄回的吴振洲的《狱中日记》手稿发布在网上,大概发布了3万多字的内容,引来媒体和网友的广泛关注。后来这些日记全部被中国水利水电出版社集纳成书发行,读者终于可以看到完整的《狱中日记》。在第一篇《狱中日记》中可以看出,面临突如其来的一切,吴振洲最初有点“蒙”,希望“一切都是梦境”。他描述美国的监狱称,“早上5点就起床,5点半吃饭,每天50人脱光赤裸一字排开检查三次……这是入狱第56天,听狱友说起美国另一所监狱的可怖!”;他也在狱中流露出为人父的情怀,“今天是我大女儿高中毕业典礼的日子。我无缘在她隆重典礼中见证她的韶华岁月,作为一个不尽职的父亲,这是我一生的遗憾!”;偶尔吴振洲也会在日记中表露出烦躁和无奈。中国驻芝加哥总领馆的相关负责人曾表示:“吴振洲给人的感觉是很平静,他很有信心很快就出狱。过些天我们再次看望他,他表示情况可能比自己想象的糟糕,事态发展很可能不受他的控制。但他的心理素质很好,还解嘲说没书看却可以看《圣经》解闷。”

当天新书发布会上《狱中日记》的责任编辑、中国水利水电出版社副社长周金辉介绍说《狱中日记》向中国读者揭露了美国监狱的黑幕,戳穿了美国司法的谎言,坦露了一位中国儒商在异邦监狱的心路历程,全书激荡着浓烈的爱国赤子情怀。驰创电子中方代表律师石怀方透露:“吴振洲现在被关押在邻近波士顿市的罗德岛州Wyatt看守所。狱中生活很艰苦,饮食也极不习惯,吴振洲坚持写作,希望让国人知道这件事,澄清案情。美国政府将驰创案件当做大案、要案来处理,仅检控证据资料多达18万页,涉案电脑数据达1.5亿兆字节。这给案件快速进入审判带来相当大的挑战。最近美国检方提交了进入审判的500份证据文件及99个证人名单,这个案件的级别在美国司法体系中都是非常少见的。”据悉,驰创是中国最大电子元器件独立分销商之一,在美国、中国香港、绵阳等地开设子公司。连续4年被专业分销杂志评为“中国10大元器件独立分销商”。他认为,导致这起案件发生的原因是美国在半导体领域正在强化的贸易保护主义。据悉,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发布了针对中国高科技产品出口限制的规定,简称“ChinaRule”,用于限制对中国高科技半导体产品出口。深圳和北京一些著名的元器件分销商都被列入黑名单,也发生过总经理被起诉、公司员工在美国被逮捕的遭遇。从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网站资料看,同样的违规美国公司均以支付小笔罚款的民事处罚方式了结。

当天新书发布会上,中美问题专家、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军备控制与防扩散研究中心副主任樊吉社博士也认为,吴振洲以及驰创电子的遭遇也是中美经贸中的核心议题之一:出口管制。中美经贸关系已接近确立相互依存的状态,但中美经贸的不平衡状态并无缓解,其根源在于美国对中国的出口的限制,所有的高科技技术、产品均因为潜在的安全或者军事用途受到美国的管制,所有可能具有军事用途或者军民两用用途的产品均受到美国政府严格的审查和许可证管理以及后期的最终用途以及最终用户的核查。这种出口管制问题在美国也是争论的焦点,美国适用于中国的出口管制条规虽已老旧,但仍然没有改变或者作出显著调整。樊吉社博士认为此案例有可能成为众多可能催生美国放松或者调整出口管制条规的案例之一。文图/北京记者赖继文

scr电话录音系统--专业电话录音系统  www.cngct.com 整理